江湖的淫娘

都市小说   2021-05-19   加入收藏夹


.
找小姐,玩桑拿,约良家,就上猎艳网:


  (1 )浴室姦淫室内雾气瀰漫,几朵嫣红的玫瑰花瓣漂在水中,香气四溢,「啊……哦……」


  两条雪白的大腿大大分开,分别架在水池两边,两根手指深深插入肥厚的花瓣中,躺在浴巾上,中年美妇已陷
入自淫的深深快感之中,不由得发出阵阵呻吟。


  「今天我这是怎麼了?」


  高潮过後的夜花夫人两腮緋红,虽然自从丈夫死後自己也有过性衝动,也时时自慰,但今天不知怎麼搞的,性
慾特别亢奋,都洩了三次了,可下体传来的瘙痒使她忍不住想再次插入。


  「谁?」


  刚刚分开大腿,就发觉有人在窥探,夜花夫人连忙摀住胴体。


  「哈哈哈哈!想不到帮主夫人是如此淫荡好色的女人,一点点滴春露就叫你变成这样了。


  「随著一阵狂笑,一个魁梧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是你,你这畜生,竟敢在我的浴池裡下春药?」


  夜花夫人气得浑身颤抖,这男人是吻花阁中的第二把手,副帮主雷天,丈夫死後,虽然自己坐上了帮主的位子,
但吻花阁裡的许多大大小小的事情还是由他打点,虽然知道他对自己已垂延许久,但没想到今天竟会做出如此卑鄙
之事。


  「滚出去!」


  下体传来一阵阵酥痒,夜花夫人知道滴春露的药性再次发作了,她强制著,企图站起来,但发觉浑身酥软,像
被人抽了骨头似的,内力全失。


  「来吧,小骚娘们,让我给你解解渴,包你爽得上了天。


  「雷天淫笑著,一把扯掉夜花夫人半捂娇躯的浴巾,裸露出她那成熟性感的胴体,接著自己脱掉衣裤,露出早
已一柱擎天的巨大阳物,扑向了夜花夫人。


  此刻的夜花夫人已被春药刺激得双奶涨鼓,奶头髮硬,下体的花瓣早已湿透,只是尚存的一点理智,奋力想推
开雷天,但被雷天拦腰抱起,一阵男子气息传来,屁股後面又有一根又粗又大的滚烫的阳物不停地在股沟裡摩擦,
花瓣和肛门被龟头轻点著,体内的淫性再也控制不住了,嘴裡不由的发出阵阵呻吟。


  「来,用这个姿势。


  「雷天把夜花夫人一把翻过来,脸向下,趴在浴池边,这样一来,夜花夫人的雪白丰满的臀部便变成了高高翘
起的姿势,雷天用手抚摩她那早已湿得不成样子的花瓣,「啊……啊……不……你……你这……畜生……啊……」


  儘管已被春药迷失了本性,但尚存的一点点理智使夜花夫人想再次摆脱雷天的魔掌,可是当雷天那粗大的阳物
顶在了她的花瓣口上的时候,她的下体一阵颤抖,雪白的臀部不由自主地摆动著,腰肢象蛇一样扭动,不知是想摆
脱还是在企求快插入。


  「啊……不……啊……」


  巨大的阳物缓缓插入湿润的花瓣,快感淹没了一切,夜花夫人现在如同一隻发情的母兽,忘了是被人在强姦,
疯狂地摇摆著高高翘起的臀部,阳物在後面快速地抽插著,花瓣中被阳物带出的淫水顺著雪白的大腿流了下来……
高潮再一次过去了,夜花夫人倒在池边喘息著,用浴巾慢慢擦拭著大腿根精跡斑斑的花瓣,到底洩了几次,自己也
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刚才如同换了个人一样,变著花样地任雷天姦淫,虽然开始是被春药所支配,可自己心裡明
白,到最後春药的药性已过去,但勃发的性慾使她根本忘了一切,假装被春药催情,尽情与自己根本不喜欢的男人
渲淫,有几个不堪入目的淫荡姿势甚至是自己主动摆出来的。


  (2 )母子乱伦「这个畜生,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君生拔出剑来就往外走。


  「不,回来!」


  夜花夫人叫回了儿子,「现在,我们最大的敌人还不是雷天,他充其量也不过是条色狼,而且帮裡的事还需要
他,等事业一成,再杀他不迟。


  而我们当前要对付的头号敌人是天蚕帮的赤帝,你父亲死在他手裡已经半年多了,我们始终找不到报仇的机会。


  「君生气冲冲地坐了下来:「那我们该怎麼办呢?」


  夜花夫人站起来,望著儿子英俊的脸,慢慢道「君生,妈已经想到一条计策,一条万不得已的下策,但妈在实
施这条计策的时候还得徵求你的意见。


  「什麼计策,你就说吧。


  「想那赤帝是个贪恋美色的人,而且听说他对妈垂延三尺已久,曾对手下扬言说谁生擒吻花阁的夜花夫人给她
享用就把现缺的副帮主的职位赏给他,妈想牺牲一下自己的身子,让你去当天蚕帮的副帮主。


  「什麼?这……这怎麼可以?」


  「君生,这是唯一内外夹攻的办法,你想想,你当了天蚕帮的副帮主,而妈虽為赤帝所擒,但他一定不会杀我,
两个人中总有人有下手除掉他的机会。


  妈给你一晚时间好好想想,明天答覆我。


  「夜花夫人说完,起身离去,只留下儿子一人呆呆地站在屋裡. 晚上,君生实在睡不著,起来走出了屋子。


  「母亲為了帮中的利益,寧肯牺牲自己,可我怎麼忍心让她……」


  想著想著,不由来到母亲的住房前。


  园子裡静悄悄的,大概守卫和丫鬟都睡了,可从母亲专用的浴池屋裡透出了点灯光,并传来轻微的舀水声。


  「母亲还在沐浴?」


  君生有点纳闷,悄悄从窗户缝中望去,这一看不由得满脸通红,只见夜花夫人爬在浴池边,两条雪白的大腿分
得大大的,丰满诱人的臀部翘得高高的,淫荡的肛门和湿漉漉的花瓣一览无餘,夜花夫人一手撑地,一手抚摩著胸
前高耸的乳房,嫣红的乳头已发硬,高高翘起。


  君生虽然以前也偷窥过母亲洗浴,但从未见过她自慰,这一下只看得热血沸腾,下体阳物不由得顿时肿胀了起
来,这时只见夜花夫人拿出一个黑色的柱状物,慢慢放到下体处,一手分开肥厚的阴唇,一手将那柱状物对准花瓣,
轻轻插了进去,原来那是个雕刻地栩栩如生的假阳具,「啊……啊……啊哦……」


  随著假阳具的抽插,夜花夫人不由得发出阵阵呻吟,雪白的丰厚的大屁股疯狂地摇摆著,两个大乳房沉甸甸地
晃动著,而下体假阳具插入处则传出「噗嗤、噗嗤」


  的不堪入耳的声音,窗外的君生再也忍不住了,把手伸到裤中抓住自己那硬邦邦的阳物开始搓动。


  不一会,屋裡的夜花夫人好像到了高潮,只见她两条腿在浴室光滑的地板上劈成了一字形,坐在地上,而假阳
具自然是被顶进了阴道裡,看都看不见了,丰满的臀部在地板上前後蹭著,两个乳头被她用纤细的手指又拉又拨,
硬得像石头一般,「啊……啊……快……快插……插死我……啊……哦……操……操我……啊……" 随著淫荡的叫
春声,窗外的君生把持不住,狂喷了出来。


  第二天一早,君生就来到母亲的房中。


  「我答应你。不过,在这之前妈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好吧,你说。


  「在行动以前,我要妈传我《阴阳天地交欢大法》,怎麼样?」


  「什麼?」


  夜花夫人一愣,脸顿时涨红了,原来这阴阳天地交欢大法是夜花夫人家中密传的练功法门,须男女一同修习:
在一密室中,男女裸露对坐,男根勃起,插入女性下体花瓣中,口舌相吻,四肢互拥,共同运功,天天修炼两个时
辰,连续修炼七七四十九天,但其中男女都不可洩身,否则慾火焚身而亡。


  本来是夫妻对练的,但没等练习,君生之父就去世了,但不知这小冤家怎麼会知道这门功夫的,而且现在竟然
提出要和母亲一同练习,这不是……「如果母亲不同意,那就算了,但母亲提出的计策,我也不同意。


  君生转身就要出去,「等一下,」


  夜花夫人咬了咬牙,低声道,「好,妈同意你。晚上你到妈的练功密室来。


  说完,进了内室。


  当晚,君生怀著激动的心情来到母亲的密室中,夜花夫人早就在等他了,只见她浑身上下只披了一件粉红色半
透明的纱巾,玲瓏的身躯,高耸的乳房,以及下体黑色的阴毛都隐约可见,而两条雪白的大腿则大半露在外面。


  「来吧,先把衣服都脱掉。


  夜花夫人命令道。


  君生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衣裤一件件都脱光了,只见下体那硕大的阳物早就一柱擎天了。


  夜花夫人见到如此巨大的阳物,不由大吃一惊,淫心大动,但毕竟对方是自己亲生儿子,忍著不去想,把阴阳
天地交欢大法的口诀念了一遍,然後指导君生盘腿坐下,抱起自己,将花瓣对准阳物,慢慢插进去。


  君生长大後第一次接触母亲丰满的胴体,忍著不去想昨晚看到的情景,慢慢把阳物对准了母亲的花瓣,可还未
用力,「噗嗤」一声,竟毫不费力地插了进去,君生这才发现,原来母亲的下体早已湿漉漉的了,夜花夫人显然也
发现了这一点,不由的羞得满脸通红。


  努力平息了一会後,夜花夫人开始教君生如何自己运功,如何配合对方运功,君生也认真练习。


  这样过了四十九天,终於大功告成,夜花夫人鬆开拥著儿子的双手,用丝巾擦了擦汗,轻声说道「君生,好了,
把妈放下来吧。


  君生答应著,扶母亲的双臂,抬了起来,可是手一滑,夜花夫人刚起来一点的身躯又落了下来,下体湿淋淋的
花瓣与君生那硬邦邦的阳物重重地摩擦了一下,顿时快感如同火花般跳跃出来,「啊!」


  母子两人不由同时发出快活的呻吟,於是第二次的摩擦免不了又来了一下,接著第三下、第四下……「不,啊
……不行,君生……快……快放开我,我们是……是……啊……」


  夜花夫人扶著儿子宽阔的肩膀,想从淫慾中摆脱出来,开始挣扎抵禦儿子的进攻,但君生低声在她耳边的几句
话让她终於失去了抵抗力:「你不是需要男人麼?你不是天天晚上用假的自慰麼?反正都要送给赤帝这老狗玩了,
让儿子玩一下又有什麼关係?」


  「是啊!自己反正是残花败柳了,早晚要让人玩弄,让自己儿子玩一下又算什麼?再说,自己也确实需要真实
的大肉棒啊!」


  想到这裡,挣扎开始减缓,下体被儿子弄出的快感一波波荡漾到全身,这几天压抑了许久的性慾终於爆发了出
来,不由自主抱住儿子的脖子,两条雪白的大腿紧紧夹住儿子的腰,丰满的臀部疯狂地下,「啊……啊……天那…
…啊……快……快啊……好……好爽……啊……哦……」


  乳头被儿子含在嘴裡允吸著,下体被粗大的阳物快速抽插著,在性慾的快感和乱伦的罪恶感中,夜花夫人很快
达到了高潮。


  「趴下,你这条母狗,更爽的还在後头呢!」


  被摆成自己最喜欢的狗交的姿势,想到马上会被儿子的大肉棒从後面插入,夜花夫人不由得满脸通红,主动翘
起雪白丰满的臀部,期待著儿子再一次的侵犯。


  「啊……天哪……」


  一个湿润温暖的东西软软地贴上了花瓣,不是肉棒,是舌头,「啊……啊……」


  随著儿子的舌头灵活地周游著,花瓣再次溢出了淫水。轻轻舔过花瓣後,舌头慢慢上移,轻轻划过菊花瓣,「
啊……啊……天啊……哦……进……去……啊……进去……啊……」


  当舌头缓缓分开肛门的嫩肉,挤进去并开始进进出出做抽插运动时,夜花夫人快活得几乎升了天,做梦也没想
到期待已久的舔肛竟是由儿子来完成的,她呻吟著,摇晃著肥厚的大屁股,两根手指插进自己的花瓣抽插著,当後
面的肛门被儿子的嘴包含住并允吸起来的时候,她浪叫著,再次达到了高潮。


  可是君生还没满足,他起来扶住母亲的诱人的臀部,将龟头顶在了肛门上,「不……不要这样,」


  儘管肛交对夜花夫人来说具有莫大的诱惑力,但她还是一把抓住了屁股後面那根粗大的肉棒阻止它的进入,「
你就让妈留一点尊严吧。


  「你以為赤帝那老狗会放过你这个地方麼?」


  听到儿子这句话,夜花夫人又犹豫了:是啊,自己一旦落到赤帝的手裡,一定会沦為这个畜生的性奴,肛门被
蹂躪是迟早的事,还不如……想到这裡,不由得手一鬆,於是屁股後面那涨鼓鼓的肉棒终於顶在屁眼上,「啊……」


  随著龟头慢慢顶开紧闭的菊花蕾,夜花夫人放弃了所有的抵抗和矜持,如同一条发情的母狗趴在地上,高高翘
起丰满的臀部,当肉棒全部顶进肛门并开始缓缓抽插起来时,快感从後面一波波传来,她咬著下唇,呻吟著晃动著
雪白的臀部,收缩著屁眼,不断夹紧那粗大的肉棒,享受著乱伦和肛交所带来的双重高潮。


  君生跪在母亲那雪白性感的大屁股後面,看著自己涨红髮紫的大肉棒撑开母亲那褐色的屁眼,不断进进出出,
而母亲那疯狂摇摆的白臀和不停收缩夹紧的屁眼夹杂著嘴裡断断续续的呻吟,令人丝毫看不出她平时是个高贵稳重
的帮主夫人。


  渐渐的,肉棒在屁眼裡越插越快,夜花夫人低著头,青丝垂地,雪白的大屁股越摇越厉害,并配合著肉棒前後
运动著,嘴裡也开始发出淫言乱语:「啊……啊……天哪,啊……好舒服……啊……快……啊……快啊……哦……
妈……妈的……屁眼……好……好舒服……啊……啊……快……哦……不……不行了……啊……妈……快要……啊
……妈的……屁眼……终於……啊……被你……这……啊……你这小畜生……啊……操了……啊……」


  终於,在她淫荡的浪叫声中,君生再也把持不住,肉棒狠狠顶到根部,双手扶著母亲性感的白臀,一阵狂喷,
精液全部泻在了母亲的屁眼裡. (3 )魔窟受辱靡靡之音中,那艷娘慢慢起舞,她身上穿的是淡紫色的丝製透明纱
衣,裡面的白色肚兜也是透明纱制的,两个涨鼓鼓的奶子和嫣红的奶头几乎看得清清楚楚,而下面白色衬裙裡什麼
都没穿,黑色的阴毛一览无餘,两条雪白的大腿随著音乐淫荡地张合抬伸著,勾人魂魄。


  「来,美人。座位上的赤帝有些熏熏了,放下酒杯,向那美姬招招手,那美姬顺从地走过来,被赤帝一把搂在
了怀裡. 「啊,不,讨厌……」


  纤细的腰肢在赤帝的臂中扭动著,裙子已被掀了起来,露出了两个雪白的半球形的屁股,赤帝的一隻魔手在眾
目睽睽之下直探到大腿根部,顿时吸引了堂下几个头目的眼球,有人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啊……」


  美姬挣扎著扭动臀部,「不,别在这……」


  「哈哈哈……」赤帝也捨不得这样的尤物被手下色咪咪地盯著看光,得意地狂笑著抱起美姬走入内堂。


  内室纬帐中点著几支粗如儿臂的大红蜡烛,映得大红床垫如血。


  美姬被赤帝抱在怀裡,赤帝虽然已年过五旬,但由於内功精纯,又懂採补之数,所以依旧体格健壮,孔武有力,
美姬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只好笑道:「帮主大人怎麼像小孩子似的这麼性急,咱们慢慢来,贱妾定会好好伺候大
人的。


  「好好好。


  赤帝鬆开她,「来,让贱妾再陪大人喝两杯。


  「哈,好好好。


  平时统领天蚕帮群豪、颐指气使的赤帝现在乖得像条小狗,接过美姬递到嘴边的酒杯一乾而尽,「来,美人儿,
你也来一杯。


  月上柳梢,美姬半裸地瘫倒在大红牙床上,旁边是脱光衣服的赤帝。


  「怎麼样,美人,老夫的美酒滋味不错吧?」


  赤帝把脸凑到她面前,淫淫地笑著问,美姬「嚶嚀」


  地挣扎了一下又瘫倒在床上,「我……怎麼……」


  「很热,是不是?浑身无力,想和男人干,是不是?哈哈哈哈……」


  赤帝得意地大笑,开始动手脱她身上根本遮不住什麼的衣裙:「这是老夫亲手為你调治的淫鹿清春酒,我的夜
花夫人!」


  美姬听到这裡,吃了一惊,不由颤抖了一下,奋力起身,但浑身酥软,被赤帝轻而易举地推倒在床上,「你,
你早就知道?那你也……」


  「也喝酒了,是不是?哈哈哈哈,老夫喝自己酿的药酒自己会没事先服下解药麼?」


  赤帝围著一丝不掛倒在自己脚下的夜花夫人慢慢跺著圈,下体早已勃起的粗大阳物如巨大的毒蛇头般颤巍巍地
晃动著,「你一定奇怪,你扮成本帮藏东分舵进奉给老夫的舞姬来行刺,怎麼会轻而易举地被老夫识破的吧?等老
夫在你身上爽够了以後,一定让你见见报信的功臣,现在天蚕帮的副帮主。


  现在,夜花夫人什麼都听不进去了,她呼吸急促,两腮酡红,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紧紧交错在一起,缓缓擦磨
著已分泌出淫水的花瓣,以减轻体内淫药所激发起的性慾,赤帝知道时间到了,趴下来准备亲吻她的大腿,夜花夫
人用尽全身的力气,一腿踢向他的下体,但没想到赤帝在这心荡神弈的时候竟然保持著极高的警觉性,一把抓住了
她的脚髁,「小淫蹄子,想老夫的肉棒了?别急,等一下包你爽个够。


  赤帝一手抓一隻脚,慢慢分开了夜花夫人两条努力夹紧的修长大腿,夜花夫人头髮散乱在床上,衬著雪白的胴
体,无力地挣扎著,两条腿终於还是被赤帝提著向上劈成了不堪入目的样子。


  「畜生,放开我。


  夜花夫人感到口乾舌燥,全身如同被火烧一般发热,奶头渐渐发涨变硬,下体开始渐渐湿润,不由自主地在空
中晃动著雪白的大屁股。


  赤帝把夜花夫人的两腿分开到了极限,让她那红润肥厚的花瓣完全裸露在自己的眼前,然後低头伸出舌头开始
舔了起来,「啊……啊……」


  夜花夫人的防线终於崩溃了,快感随著赤帝那灵巧的舌头在她那早已湿得不成样子的花瓣四周舔逗而迸发出来,
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当赤帝的舌头塞入花瓣开始抽插起来时,她双手向後撑著地,臀部拚命向上,不知羞耻地让
花瓣迎合著赤帝的玩弄,「啊……啊……不……啊……我……哦……」


  ,在她的浪叫声中,赤帝用嘴含住她的阴唇,开始慢慢允吸起来,「啊……畜生……啊……我……啊……不行
……了……啊……哦……好……好爽……啊……」


  被淫药和赤帝那高超的口技弄得死去活来的夜花夫人终於屈服在淫慾之下,浪叫著达到了高潮……当夜花夫人
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上午,发觉自己已被洗得乾乾净净,全身上下除了穿著一条透明丝製的袜子外一丝不掛,而那条
袜子很奇怪,一直包到浑圆的臀部,使她那诱人的大腿和屁股更加性感。


  「这个畜生。


  昨夜自己在淫药的催情下如发情的母狗般被赤帝用各种交配方式幹得哀啼宛转,而这个性慾狂在自己身上动用
的各种淫具更是使自己有数十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一想到这儿,夜花夫人便不由羞愧得满脸通红,而眼下又
给自己穿上了这种刺激情慾的丝袜,不知道一会儿又要怎麼炮製自己。


  在夜花夫人胡思乱想之间,房门已再度开啟,赤帝慢慢的走进来,淫笑道:「怎麼样,骚货,休息够了吧?」


  欣赏著上身一丝不掛,下身只穿著一条透明特製的包著臀部的丝袜的夜花夫人,夜花夫人一言不发,赤帝呵呵
笑著扑上来,再次把她按倒在地毯上,他的手隔著丝质的包臀袜在夜花夫人丰腴的臀上来回抚摸,夜花夫人的臀部
才略作挣扎,无情的手掌已重重的拍下,「啪…」的一声,雪白的肌肤上烙上娇红的掌印。


  给掌摑屁股对她来说是一种屈辱,更何况下手的是姦污过自己的敌人,可是乏力的身体莫说反抗,即使闪躲也
不能,她只有紧闭樱唇,不发出软弱的声音,作出沉默的对抗。


  「啪…啪…」


  的击股声响彻密室每一个角落,每一下的掌摑虽然為肉体带来痛楚,但心灵所受的衝击却更大。


  夜花夫人倔强的表现激起赤帝的兽慾,不单下手的力度更猛,速度甚至更快。


  半晌,夜花夫人的防线开始崩溃,虐打的痛楚為她带来了快感,肥厚的花瓣竟不断分泌出淫液,牙缝间不时漏
出夹杂痛苦及快乐的呻吟,「唔…嗯…」


  的声音让人感觉不到究竟是痛苦还是快乐,即使夜花夫人自己也分不清自己的感受。


  当夜花夫人仍沉醉在迷惘之中时,虐打屁股的手却突然停止,猝不及防的空虚感令她情不自禁地衝口一句︰「
不!……」


  「嘿嘿……,还道夫人有多坚强,原来只不过是一个喜欢被虐狂的性感骚货而已!」


  一脸緋红的夜花夫人连出言反驳的勇气也没有,昨天晚上和方才自己的表现不啻是一个慾求不满的淫妇吗?在
她懊悔的当儿,赤帝已一把撕破包著屁股的丝袜,裸露出她那丰满诱人的大屁股,把一根棒子凑近湿漉漉的阴道口,
於两片唇瓣和诱人的屁眼间来回揩拭,夜花夫人刚压下的情慾被再次挑起,身体已不自觉的配合棒子的动作而摆动。


  赤帝促狭似的,棒子每一次都是掠门而过,这可让她著急了,虽然浑身乏力,她还是耗尽每一分力气去配合。


  「臭婊子,想要的便开口求我。


  虽然已是慾火焚身,尚存的一分羞耻令夜花夫人不发一言,不过身体却忠实的出卖了她,有如母狗般的屁股翘
的高高,把早已满溢的蜜穴无耻的暴露出来。


  「啪…啪…」


  ,得到的不是期望中的棒子,而是令她又爱又恨的虐打屁股。


  每一下的掌摑,均為牝户加添一分难耐。


  「……求……你……给……我……」


  倔强的夜花夫人终於屈服,以细若蚊蚋的声音请求。


  「甚麼?我听不到你说甚麼!」


  「……求你用那棒子插入我那淫秽的阴户吧……啊……唔……」


  高贵的帮主夫人终於拋弃了尊严,嘴裡浪叫著,吐出了不堪入耳的淫言秽语。


  赤帝将手中粗大的木棒狠狠地塞入夜花夫人的体内,循九浅一深的规律活动。


  冰冷的棒子跟炽热的阳具不同,但那种刺激的感觉却不分轩輊,加上红肿的丰臀仍旧被拍打,早已被慾火支配
的夜花夫人很快沦為性慾的奴隶。


  「怎麼样?骚货,这裡是不是你被男人操起来最爽的地方?」


  赤帝把木棒从夜花夫人的花瓣中拔出来,竖起自己的肉棒顶在花瓣上,就著湿漉漉的淫水「噗嗤」一声插了进
去,一边快速抽插著,一边问道。


  「啊……哦…………不是……啊………畜生…………」


  「奥?那麼是哪裡?」


  这个回答倒是出乎赤帝的意料,大肉棒放慢了抽插的速度,但一下一下加大了力度,每一次都顶到了根部。


  「唔……啊………天那………你这……畜生………」


  「你说不说?」


  抽插几乎到了疯狂的境地。


  「啊………是………是我的………屁……屁眼………」


  夜花夫人到了快崩溃的边缘,她摇晃著肥厚的臀部,淫荡地喊道:「畜生……有…种……就把老娘的……屁眼
……也……也操了………」


  ,在她达到高潮的同时,插入体内的肉棒也一泻如注,一股浓浓的精液全射在了她的子宫深处。


  (4 )地狱天堂等两名一级巡逻兵匆匆从窗下走过,君生才从积满灰尘和蜘蛛网的纬帐後露出头来,「怎麼样?
情况有变麼?」


  夜花夫人轻轻掩紧窗户,小心地从窗缝中观察外面的情况,这是帮中一间偏僻的侧房,以前是间佛堂,现在已
废弃已久。


  「没有,情报已送过去,估计天蚕帮的湘西分舵此刻已化為灰烬了。


  已是天蚕帮副帮主的君生回答道,「好,目前我们的计划进行的还算顺利。


  「是。


  不过……」


  「不过什麼?」


  夜花夫人刚要转过身来,却被君生从後面拦腰抱住,「只是委屈了母亲。


  「哎……妈已是残花败柳,有什麼委屈不委屈的。


  「不,在我眼裡,妈是世界上最美丽最高贵的。


  说完这句话,君生的一隻手就已伸进了美艷母亲的宽鬆的袍中,抓住了其中一隻丰满高挺的乳房,轻轻揉捏起
来。


  「啊……哦……」


  夜花夫人象徵性的反抗了几下,便屈从在儿子的挑逗下,而君生见她并没有抗拒自己试探性的动作,另一隻手
便得寸进尺地探进了母亲的裙底,「啊……不……别……」


  夜花夫人慌乱地躲闪,但儿子的魔手已摸到了大腿根部的蜜穴,「你……怎麼?」


  君生吃惊地发现母亲裙内竟然一丝不掛,赤裸裸的花瓣已在自己的挑逗之下湿润了。


  「是赤帝这条老狗,」


  夜花夫人羞愧得低下头,「自从糟蹋了妈以後就一直不让妈穿内裤,说是以便他随时……享用。


  当她不得不说出「享用」


  两个字以後,低垂的脸已涨得通红。


  「这个混蛋!」


  君生恨恨地骂道,但心中却不由得生出一股异样的兴奋和刺激的快感,一把将夜花夫人推在陈旧的香案上,背
向自己,掀起了她的裙子来,「不行,会被人发现。


  夜花夫人左右摇摆著雪白丰满的大屁股,想躲开儿子那刚刚从裤子中掏出来但已是一柱擎天的肉棒,然而当那
东西的一头顶在她那早已湿得不成样子的花瓣上时,她立时屈从了,高翘的臀部向後一耸,让肥厚湿润的蜜穴吞噬
了坚硬的阳物,君生也毫不犹豫地开始抽插起来,「哦……哦……唔……」


  因為怕被外面的人听见,夜花夫人拚命压低从口中发出的浪叫声,享受著这无比刺激的快乐禁忌。


  「哦,妈,儿子好想……好想再玩一次妈的後庭。


  君生的一根手指摸著夜花夫人紧密的菊花蕾,在快速抽插中呻吟著说,「啊……现……现在……不行……晚上
你……啊……你到妈的寝室……哦……哦……那老狗今天……去了……湘西分……啊……分舵……如果……如果回
不来……晚上……妈……哦……随你怎麼玩……啊……」


  在夜花夫人夹杂著呻吟的断断续续的话语中,母子二人同时达到了高潮。


  当晚无月,君生匆匆用过手下送来的晚膳,便悄悄穿堂越墙,来到赤帝专用厅堂的院落内。


  院落内繁花密草,十分幽静,只听到远处的隐隐敲梆声。


  「太好了,赤帝这老傢伙没回来。


  君生兴奋地想。


  然而他刚迈出一步,希望便被屋内隐隐传出的说话声打破了,「妈的,这混蛋,回来了?」


  屏住呼吸,君生轻轻来到窗前,透过窗缝往裡看,然而屋裡的情形让他大吃一惊。


  只见一个陌生的妖艷美妇站在屋裡,身上只披了一件紫色半透明的丝衣,修长的美腿,高翘的白臀,黑色的阴
毛都一览无遗,涨鼓鼓的乳房上的红褐色的乳头已硬硬地挺起,而母亲却赤裸裸地倒在地毯上,旁边放著两粒红红
的丹药,一大一小。


  君生正在诧异之间,只听那美妇开口道:「怎麼样?只要答应我的要求,你和你儿子的秘密我决不洩露出去,
更不会让我哥哥知道。


  听到这裡,君生不由暗暗吃惊:「这女人是谁?难道已知道我们的秘密?」


  一会儿,听到夜花夫人慢慢问道:「只要我答应你,你一定会保守秘密?可你别忘了,乱蝶,我们可是来对付
天蚕帮的,对付赤帝的。


  「那关我什麼事?我只要爽,而且是和你这样美艷成熟的美女一起爽。


  那个叫乱蝶的艷妇回答道。


  「好吧,我答应你,但你一定要遵守诺言。


  「你放心。


  快,我的药性快发作了。


  乱蝶一隻手抚摩著自己的奶头,一隻手伸到下体处抚摩著花瓣,催促道。


  君生正在犹豫离开还是衝进去之时,只见自己的母亲夜花夫人慢慢躺倒在地毯上,用手拿起地毯上两颗丹药中
稍大点的,慢慢放到自己的花瓣处,然後轻轻塞了进去,接著又跪在地毯上,拿起剩下稍小的一颗,慢慢放到菊花
蕾处,在肛门外犹豫了一下,最後还是塞了进去。


  随著丹药消失在肛门内,夜花夫人的嘴裡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呻吟。


  不用猜,君生也知道那是两颗淫药。


  等夜花夫人做完这一切,乱蝶便迫不及待地跨到她身上,屁股对著夜花夫人的头,把自己那已经湿漉漉的蜜穴
对准了夜花夫人的嘴,而自己则抱住夜花夫人的丰满的屁股,把头埋在两条曲起的雪白大腿之间,开始亲吻夜花夫
人的花瓣。


  而夜花夫人彷彿受到了刺激,也不由自主地把嘴凑到乱蝶送过来的蜜穴上。


  不一会儿,两个成熟美艷的女人都在允吸亲吻对方的花瓣中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互拥的肉体在地毯上翻滚
著。


  君生从未见过如此香艷的情景,下体顿时鼓了起来,不得不用手掏出肉棒来抚弄。


  「啊……啊……我……不……不行了……哦……啊……快……」


  显然夜花夫人体内的淫药发作了,她停止了对乱蝶花瓣的口交,两条雪白的大腿拚命夹著乱蝶的头,双手揉捏
著自己发硬发涨的奶头,嘴裡发出了浪叫声。


  「怎麼才两下,就这样了,真是个超级荡妇,怪不得哥哥对你爱不释手,连你儿子都受不了你的诱惑。


  乱蝶也停了下来,改用抚摩夜花夫人的花瓣,从花瓣出分泌出大量的淫水,顺著大腿淌得雪白肥厚的屁股上比
比皆是,「啊……哦……不……快……我要……啊……」


  「你要什麼?是不是这个?」


  乱蝶拿出一个双头假阳具,把其中一个头轻轻在夜花夫人那湿淋淋的股沟裡滑动著,「哦……天哪……啊……
快……别折磨我了……快插进来……啊……」


  夜花夫人的花瓣和肛门被假阳具调弄著,而先前塞入体内的淫药现在已融化成阵阵快感荡漾在週身,刺激得她
不知羞耻地高喊著。


  「要是想要,就爬起来趴下!」


  乱蝶把双头假阳具的一头慢慢插到自己花瓣裡,然後命令道。


  夜花夫人顺从地翻身趴在地毯上,像待操的发情的母狗般高高撅起肥厚的臀部,裸露出外翻的花瓣和不停收缩
的肛门,乱蝶跪在她那诱人的性器後面,把胯下假阳具的另一头在她的屁股上摩擦著,不紧不慢地问:「你这个婊
子,想要我操你哪个洞呢?」


  「啊……操……操……我的……啊……肛门……啊……快……求你……对……啊……就……就……就是……那
裡……哦……天那……好……好舒服……快……快……别……别停……啊……我……我要死了……啊……」


  随著肛门被另一头插在在女人体内的假阳具的插入和快速的进进出出,夜花夫人简直被快感推上了天堂,而乱
蝶在拚命抽插的同时也不停夹紧蜜穴中的假阳具,嘴裡呻吟道:「啊……呜……啊……婊子,屁眼爽了吧?啊……
可……我……我的……屁眼……哦……好……好空虚……啊……」


  「让我来帮你!」


  随著这句话,一个男人从後面拦腰搂住了乱蝶,紧接著,一根粗硬的肉棒顶进了她那被淫水打湿的肛门。


  「啊……你……你……是谁?」


  乱蝶享受著前後两个洞被两个真假阳具抽插所带来的巨大快感,断断续续问道。


  「我就是你身下这个女人的儿子。


  君生抱住乱蝶那高翘的雪白臀部,一下一下狠狠地运动著。


  「啊……天哪……哦……好……好舒服……我……我要死……死……了……啊……」


  乱蝶夹在母子两个中间,香汗淋漓,像巨浪骇淘中的小船被一次次拋向快感的顶尖,随著三个人相继达到一次
又一次的高潮,屋裡瀰漫著无比淫荡的气息……